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装枪 >

请问历史上欧洲从什么时候开始淘汰沉重而昂贵的重骑兵(骑士)而逐

归档日期:08-20       文本归类:后装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请问历史上,欧洲从什么时候开始淘汰沉重而昂贵的重骑兵(骑士)而逐渐改成由火枪组成的线形部队的?

  请问历史上,欧洲从什么时候开始淘汰沉重而昂贵的重骑兵(骑士)而逐渐改成由火枪组成的线形部队的?

  把盔甲脱掉,而穿上普通的制服面对刀剑枪炮不是很危险么?欧洲国家是怎样改变看法的呢?...

  把盔甲脱掉,而穿上普通的制服面对刀剑枪炮不是很危险么?欧洲国家是怎样改变看法的呢?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从17到19世纪,人们一直在寻求更快的射速。英国少校帕特里克·弗格森在1776年发明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新式来复枪,他在一般后膛枪的基础上重新设计了枪栓,射程达200码,一分钟能连续发射6-8发,但遗憾的是这种枪并没有得到重视;而在别的方面提高射速的尝试,比如子母铳结构等也在18到19世纪中层出不穷,但不是由于过高的成本就是因为重得可以而没有成功过。事实上,前膛枪的潜力几乎已经被挖透了,要再增加射速就只有从装填方式上找办法。16-17世纪风行一时的风琴炮就是这样:它是把很多小炮管或火枪管集中在一起(可多到50管以上)以提高射速,由于很多枪管排列在一起很像风琴,故有此名。枪管装在特殊的筒内(像火箭炮一样平行排列)或滚筒上(滚筒式,用一个曲柄转动,一列射完了换下一列),一般有轮式炮架以增加机动性,每排枪管由一个总火道连接,只需点一次火一排枪就能同时发射,可算是最早的机枪了;但由于实在是太笨重且装填不便,因此在炮射霰弹得到改进之后,风琴炮就被淘汰了。

  18世纪,英国有人发明了一种速射火枪。这种沉重的铜制大口径火枪是由枪管,弹盘和轴杆组成的,在发射前,在每个弹膛内装填好,然后旋上轴杆;拧到位后,随着轴杆的转动,弹盘在做旋转时同时也做前后运动。当闭锁完成的时候轴杆就带动弹簧片敲打火口的燧石,引发射击,一旦射完所有的弹药,就可以快速卸下弹盘再次装填。弹盘有8发和12发两种,一分钟可以发射60发子弹;有趣的是,发明者在申请专利时设计了圆形和方形两种弹盘,他的理由是“圆形的是上帝的信徒间战斗所用。方形是用在异教徒身上”……但这种连发枪最大的缺点,一是笨重,二是引药很容易掉落造成不发火。

  其实在明清时,中国人出于和欧洲同行同样的考虑,也设计了很多很有意思的连发火枪。中国的五管迅雷铳为了保证枪管朝下时不会掉落引火药,所以采用了在火门插火绳的办法,这样虽然击发慢,却没有多发哑火的危险。而且迅雷铳除了发射弹丸,还可以很轻松拆成几个可以独立战斗的部件,也就是枪管组、枪机齿轮组、短矛(轴杆)、盾牌(护盾兼前固定器)和小斧子(支架),保证了枪手的肉搏自卫能力;别的,如七星铳、五管神机等都是与之类似的转轮多管火枪,而双头铳则正如字面意义所示,可以倒转发射2次。明朝的十眼铳(单管),能不用装药连放十枪,构造相当特殊;中国人提高火枪射速尝试的最后,以康熙年间戴梓发明的连珠铳达到顶峰。按照现有记载(记载很不全面,而且既无图纸又无实物),连珠铳一次可连续发射28发,应该是相当先进、甚至超前的一种火枪;但是无论是迅雷铳、连珠铳还是西方的连发枪都没有受到当权者和军队的注意,他们对这些昂贵又诡异的武器的可靠性和效率大抱疑问(中国方面,还有清朝统治者对火器的看法问题,但本文对此不作涉及);而且,这些连发火器的共有的缺点是:它们的连发,不是像现代枪械一样靠自动装弹,而只是单纯地“把很多单发枪管捆在一起”而已。一旦全部发射完毕,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再次装填,这在实战时是不可想象的(速射火枪除外,但它也有自己的缺陷),能打完第一轮,但下面绝对不能保障;另外这些武器一是笨重昂贵,二是结构复杂不利大量装备和维修,况且很多中国的连发火器只停留在纸上阶段,设计和制造脱节(制造质量难以令人满意,尤其是在大量生产时),未必经得起实战。因此无论多么珍奇巧妙,这些武器最终都只落得个郁郁而终的下场。

  手枪最早出现在15世纪中后,一开始仅仅是单纯截短的步枪;但是很快就有人不满足于它巨大的后坐力和过小的威力,于是到16世纪中后,手枪和步枪走上了差异很大的发展道路,这个差异一直延续到现在。那就是手枪的口径远比步枪大,射程短、精度差,但是对人却有更大的停止作用;这时候为了装填方便和射击时火药渣滓不喷伤射手,“喇叭口”手枪盛行一时,到了17、18世纪,在海员间很快就流行开了在海军刀上装上手枪的“铳刃”,在民间,圣水洒等武器也非常流行。

  “圣水洒”这东西其实不能算火枪,只能算是火筒。它不发射弹丸,只靠火焰灼伤,最早是教堂防贼用的小东西,因为它是由多个装填火药的小管喷出火花灼人,又多是教堂使用,因此圣水洒的名字就叫开了;到后来,除了发射火药火焰灼人外,圣水洒大型化到如同硬头锤一般,事实上后期的圣水洒就是一把不分头的平顶硬头锤。它的把手可以转动,里面有一片燧石,前面的锤头中空,有多个蜂窝小管装填火药,底下一片弹簧钢片,用的时候拧开头盖,将火口对敌,用力撞击或者拧转把手,就可以喷出一股5米左右的火焰。这个东西不禁让人想起明清时代的三眼铳:家住北京的朋友可能在地摊看见过有卖这东西的,3个铳管呈品字形排列,可以点3次火,铳管合起来就是一大铁棒子,打完之后可以当棒槌砸人,多是由骑兵使用;后来在圣水洒的基础上,德国也出现了在手斧中装上步枪枪管的奇怪武器,无论是结构和使用方法都与圣水洒相差无几,但却不再是防贼用、而是确确实实可以杀人的凶器了。与之相似的构想出现在海上,西班牙水手特别喜欢的一种武器,铳刃(Musketlass),就是在海军刀(Cutlass)上面加一把手枪。FF8里,史考尔用的那把半枪半剑的东西就是这个,当然游戏里进行了大幅美化;此外,埃及麦穆鲁克兵使用的火枪,枪托下面是很大的刀,子弹打完之后倒过来用就是长斧子。中国也有类似的“剑枪”存在,而更出色的设计是所谓梨花枪和毒龙枪,是在长矛前面安上火筒,喷射火焰杀伤,毒龙枪既有火筒,整个枪柄也能用来发射子弹。

  这是为决斗而设计的对枪。当时为了保证决斗的公正,决斗用的火枪和剑都有一定的规格。而且一般都在一次决斗中使用一套武器;这样双方都使用同样的武器,而且由被挑战方先选,挑战方准备武器,所以基本上可以保证公平。

  和长枪比起来,手枪的个人色彩更重一些,因此人们在手枪上搞的各种尝试确实不少。到了新大陆时期,更是出现了多管手枪、鸭脚枪、胡椒瓶手枪等武器;胡椒瓶手枪可以看作一把原始的单发左轮手枪,只是弹鼓和枪管直接做在了一起。这种击发手枪又被叫做“流氓之友”,之所以有这样不好听的外号,乃是因为在新大陆和旧大陆的随便哪个酒吧和赌场,只要有人闹事打架,总少不了看到几个“胡椒瓶”。而鸭脚枪则正相反,多是由警察和看守装备着,一个发火池连着一个三叉枪管,还有两层型或者更多管的设计,分岔的短小枪管可以迅速地一次向几个方向同时发射出三到五发6毫米的小弹丸。这种小弹丸就算打中人的额头也不至于杀死对方,有人开玩笑地称为“猎鼠枪”,而这种枪也真的被水手用来对付恼人的老鼠;但是这样的手枪对于囚犯暴乱、驱散暴动的民众等不能开杀戒的麻烦场所来说,等于每个警察都多了两只手,而且它的广范围射击也能很有效驱散人群。不过,因为威力实在不足,鸭脚枪的使用并不多;现存的鸭脚枪数量很少,都是枪械爱好者追寻的珍贵藏品。至于最常见的,双扳机双击发的双管手枪、猎枪,就等于两把手枪装在一个托子上罢了。2个枪管上下排列,枪的左右各有一个击发装置,也有两个击发装置平行排在一侧的;但上下排列的比较多,因为这样对精度影响小。上面的口径小,下面的口径大,针对不同距离目标选用,这东西就没必要详细赘述了……

  图为线形战术,单发滑膛枪时代,两方较量的关键就是:谁敢忍到更近的距离再开第一枪。事实上线形战术的变革并不是因为后来机枪的出现,而是因为拿破仑灵活多变的炮兵战术已经促使线形战术向散兵线世纪末,新的枪械革命时代到来了。1779年,英国人发明了雷汞。很快,苏格兰人亚历山大·福希斯发明了火帽,这对枪械来说,是在定装弹出现前最大的两个进步;从此以后枪手不用再担心因为潮湿、下雨而无法击发的情况出现,只需要将火帽套在火门上,然后扣动击锤打击就可以点火。此外,虽然16世纪初线膛的来复枪(“膛线”英文为rifle,音译为 “来复”,所以线膛枪也叫“来复枪”)就已出现,但正如前面所说,因为前膛线膛枪的装填速度实在太慢,因此一直没有广泛使用。——弗格森少校逝世半个世纪之后,19世纪上半叶,普鲁士人N·德雷泽发明了后膛击针枪,这是一个线年最早装备普鲁士军队,当时普鲁士人把它作为最先进的秘密兵器,直到1848年才公开;它使线发,而且,后膛枪和前膛枪相比,它终于可以让士兵在卧倒、匍匐时装填弹药了,而前膛枪非站着装填不可,何况线膛枪在射程、精度上的优势早就超过了滑膛枪。

  在几次使用前膛枪的部队被使用后膛枪的部队打得稀烂的战役之后,欧洲各国迅速换装了这种武器;从远古以来一直困扰着统帅们的问题——装备远程武器的部队不擅近战,近战兵种又无法远射——终于得到了彻底的解决:在此之前,只有极盛时期的拜占庭重骑兵作过这种尝试(他们被要求同时使用剑矛和弓箭两套武器),刺刀的发明部分地解决了这个问题;现在,用击针的后装线膛枪总算是在良好的射程、威力、精度之外又解决了装填速度的问题,步兵的弹幕足以挡住一切向他们冲过来的近战兵种,包括骑兵。此后,滑膛枪的历史就结束了,骑兵也失去了它的存在意义。《天空之城》里的枪械就是这个时代的水准(老爷子的作品贯穿了整个火枪发展史),而《圣战士登拜因》里也有这种步枪的出现,安在登拜因机左臂上的单发多管枪在构造上也是19世纪的产物。正义说得好,《圣战士登拜因》里的技术不是自己积累起来的,是从地上世界“捡”来的,因此出现什么样的武器都不奇怪。小说版里地上人来到拜斯顿·威尔世界的时候带了把柯尔特手枪,于是他们就开始仿造柯尔特手枪……要不是因为奥拉护罩在地上世界那么强,地球上哪还有他们混的份。

  另外,在剑与魔法背景的时代中,《魔术士奥芬》可算是一个异类。和一般的日式奇幻设定不同,这个世界里的施法者居然是术士,而且他们真就是那种掌握魔法数量不多但每天能施放法术数量比法师多的那种人,而且还是龙的血统(我看到这个的时候差点没昏过去),拼法也是正牌的Sorcerer,真不愧是角川书店做的协力啊……不说这个,这世界里的科技居然……以奇幻世界来说,高到离谱了吧……居然有罐头,有发电机,里面的火枪是金属弹壳后膛装弹的……这个世界的技术水平是19世纪末的,而看上去却是中世纪的样子,着实不是一般的强啊……

  火枪的历史,随着后装线膛枪的出现就已经完结了。普鲁士士兵在19世纪中叶拿到的这种新式步枪代表着一个新的、一直延续到现在的时代,这种枪已经不能叫“火枪”了;1851年,金属壳子弹发明,淘汰了沿用150年的纸壳子弹,19世纪70年代,毛瑟兄弟发明了现代式的闭锁机构和供弹机构,从那以后直至现在,枪械的基本原理都没有什么改变。顺便一提,现在有很多的书,包括PHB在内,都管火绳枪叫“毛瑟枪”……这是一个愚蠢的错误,估计是把Musket译错了吧。所谓的毛瑟枪是源自毛瑟兄弟的名字的新式枪械,16、17世纪怎么可能会有这个名字?

  就我个人的感情来说,我很不喜欢后膛枪发明之后的战争。后膛枪在战争的领域中,可以作为一个象征,就是那个工业化时代的象征:在后膛枪、尤其是参谋本部这东西出现之后,战争就完全没有了美感,变成一种工业行为了。战场上的杀伐被摆到和工厂的生产相同的地位,对人杀戮的效率真正地被作为生产指标来实施,战场上的风景变成了单调的色彩。火枪时代是旧世界战争模式的尾声,而这个时代的确是现代战争诞生之时。从此之后,所谓战争艺术就完全变成了各国工业生产力和技术的比拼了,军事领域的进步随着技术革命一起飞速发展,令人眼花缭乱,直到现在的时代。

  “这是多么惊人的对照:我们的高级军事权威正好在自己的领域内大部分都保守得可怕,可是现在未必能找到另一个像军事这样革命的领域。我当年在库弗尔格拉班(从军时)使用过的六磅或七磅的滑膛榴弹炮和现在的后装线膛炮之间、在当时的大口径滑膛枪和现在的后装五毫米连发枪之间似乎相隔有几百年之久;而这还远没有到头。技术每天都在无情地把一切东西、甚至是刚开始使用的东西当作已经无用的东西而加以抛弃。它现在甚至在消除富有浪漫色彩的硝烟,从而赋予战斗以事先绝不能预见到的完全不同的性质和进程。而我们在作战的技术基础这样不断革命化的条件下,将不得不愈来愈多地考虑这种无法估计的因素。”——恩格斯

  其实说其实一出来火器欧洲骑士就被淘汰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出了火器的前半段由于装填较慢 骑士还是有存在价值的 ,后期 骑士也改变了作战方式 比如胸甲骑兵,胸甲骑兵是装备了胸甲、马刀和火器的骑兵,最早出现在15世纪后期的欧洲。这一兵种继承了中世纪重骑兵在战场上的地位,主要活跃在16世纪中期至20世纪初的欧洲战场上。 从中世纪到近代的军事过渡是在公元17世纪完成的。从此滑膛枪取代了长矛,由贵族和骑士组成的披盔带甲的重骑兵经过改良,最后又被淘汰。原先的方阵作战队形变成了线式队形。机动性很差的攻城炮变成了密集的机动炮。这种机动炮是跟步兵及骑兵协同作战使用的主要作战武器。

本文链接:http://goldsfida.com/houzhuangqiang/3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