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装滑膛枪 >

法国名将蒙布伦小传(一)

归档日期:07-01       文本归类:后装滑膛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法国资产阶级大革命以及拿破仑时代的欧洲,大规模列装的滑膛枪、前膛炮,不断发展的军事科技使得军事指挥的艺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传统的军事指挥策略伴随着火器的不断完善而向更加高效实用、更能彻底达到军事目的的方向迈进。又以拿破仑、库图佐夫、威灵顿为其中登峰造极的灵魂代表。

  此时的骑兵通常也装备火器,但是单发燧发枪打完之后跟烧火棍也没什么区别,所以骑兵仍旧以冷兵器如刀、剑、长枪等为主要装备,而恰恰这样的作战装备,在热兵器时代却是那样的闪耀,使那个时代的骑兵作战更富有魅力。如胸甲骑兵,高大威猛,帅气逼人,是当时无数少女此生必嫁的对象。

  而作为大革命的输出者,法兰西也为那个时代孕育了许多位优秀的骑兵将领,他们有发起艾劳万人大冲锋的缪拉,有在马伦哥带领混成骑兵最后挽救战局的克勒曼,还有追随波拿巴将军转战意大利、埃及被青年骠骑兵视为偶像的拉撒勒等等。

  是他们把那个时代的骑兵战术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他们的个性和意志也成为后世青年们所追随的榜样。而这其中,有一个名字是不能忘却的,他就是路易斯-皮埃尔·蒙布伦。

  蒙布伦出生于1770年8月11日,法国佛罗伦萨湿润宜人的海岸省份埃罗,爸爸约瑟夫•德•蒙布伦和妈妈玛丽•阿维共育有8个孩子,4个男孩4个女孩,蒙布伦是其中的一个。而他的童年及家庭出身,面对资料的稀少也无从知晓。

  1789年5月,在法国大革命爆发前夕,19岁的蒙布伦加入了阿尔萨斯猎骑兵团,这支部队就是后来帝国时期鼎鼎大名的切沃猎骑兵团。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弟弟亚力山德烈最终也成为了一名骑兵指挥官。

  不久蒙布伦娶了优秀步兵指挥官约瑟夫•莫兰将军的女儿,这位莫兰可不是那位达武手下大名鼎鼎的莫兰师长,约瑟夫•莫兰将军于1813年7月的吕内堡战死。此时的蒙布伦并不是一位军官,具体是以什么职位(军官候补还是普通士兵?)进入军队的还需拿友考证。大革命早期,他分别在北方军团及摩泽尔军团服役,1794年在桑布尔-莫兹军团他被授予少尉军衔。此时的蒙布伦成为了一名骑兵军官。

  1796年,阿登道夫战役中,蒙布伦第一次受伤。顶着数处刀伤,他依旧指挥部下将敌人击退并使里奇潘斯将军免遭敌军俘虏。鉴于此战的出色表现,蒙布伦被升为中尉。这位里奇潘斯将军也是位摩泽尔骑士,与蒙布伦同岁,他也是切沃骑兵的典范。

  1797年蒙布伦晋升上尉。次年后依次在曼兹军团、莱茵军团服役。1799年10月,在法兰克福尼达河附近的一座桥上,蒙布伦作为辅助力量参加了战斗,战后他被擢为少校。而一周后,在Gross-Gerau的战斗中,蒙布伦又身负两处刀伤,脸上和左臂各一处。之后,他在厄尔巴赫与基尔赫堡服役,并得到了赞誉。

  1800年7月,安东尼•里奇潘斯将军提拔他为骑兵上校。这位大革命著名的骑兵将军里奇潘斯也是慧眼识才,而他自己却没有机会分享帝国时代的荣耀了,他于1802年3月被委任为瓜德罗普岛总督,却在半年多以后,罹患病症而死。

  1803-1805年,蒙布伦在布鲁日大营服役。1805年9月蒙布伦被派遣至达武第三集团军第七骑兵师指挥第一切沃猎骑兵团。这种骑兵的前身就是蒙布伦刚刚参军所加入的阿尔萨斯猎骑兵。大家都知道,拉撒勒、克勒曼分别是骠骑兵及重骑兵的杰出代表,而蒙布伦是猎骑兵的典范。

  猎骑兵一度是拿破仑时代最大规模的骑兵兵种,在1811年达到了31个团。这支部队也可称之为一只国际纵队,其中充斥着来自意大利、德国、比利时、瑞士、波兰等地的热血青年。

  他们在执勤时重纪律及仪表,而聚在一起休息的时候难免要找点乐子,酒自然是不可或缺的了,在西班牙战场上,他们在找酒的方面上有自己的一套:“没白兰地了,谁去抓个狗娘养的回来?”几个猎骑兵小伙子就会跨上战马离开营地去抓个英国兵,用他给养中的酒精排解营帐这一夜的苦闷。

  猎骑兵不同团的服饰各异,而颜色上却非常统一,绿色,号手穿着红色服装。猎骑兵们装备着便于骑砍的第十一号马刀,他们也装备卡宾枪及刺刀。对于刺刀,猎骑兵们都很反感,毕竟只要面对刺刀林立的方阵冲锋一次就会看见刺刀就觉得恶心,他们拿刺刀顶多挖挖土豆,没什么事就会扔掉。

  猎骑兵总是觉得自己和骠骑兵没什么区别,而骠骑兵不以为然,他们所拥有的披风式小外衫也是让许多其他骑兵兵种所流涎三尺的,但猎骑兵所拥有的纪律性,训练上不过多苛刻及装备的廉价易补使得其他骑兵无法取代猎骑兵的特殊地位。

  总体来讲,猎骑兵还是一只非常有纪律性及战斗力的部队,蒙布伦在阿尔萨斯猎骑兵时代就加入了,这样的环境及他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使他在其他人眼里看起来略带阴郁。艾尔丁写到:“他身形高大,伤痕累累,一身的军人气质,活力无限且不知疲倦,拥有一双让你不得不信服的眼睛。”比起让人怀疑是因嫉妒或者其他的什么而被影响升迁的克勒曼,一直得不到表现机会的蒙布伦在升迁上显得很没有后劲。

  1805年12月2日,奥斯特里茨战场,隶属于达武第三集团军的蒙布伦第一切沃猎骑兵团参加了战斗。这一天的奥斯特里茨战场聚集了帝国几乎所有的精英骑士:缪拉,拉撒勒,克勒曼,南苏蒂。达武在法军右翼与苏尔特共同抵御联军的强大攻势,这一仗成为历史上最光辉耀眼的战役之一被载入史册。加上10月30日在里德的出色表现,奥斯特里茨大捷三周后,蒙布伦被授予准将军衔。此后他又转战多处,并在布雷斯劳围城战中颇受好评。

  1807年3月,蒙布伦得到了第五集团军骑兵的指挥权。并在次年被册封为帝国伯爵并被授予符腾堡军事大十字勋章。1808年3月,法军进攻西班牙,缪拉进占马德里,拿破仑皇帝将哥哥约瑟夫册立为西班牙国王。而对比西班牙王室的软弱,西班牙的人民的无畏的反抗与斗争精神使他们获得了空前的战斗力。

  回顾特拉法尔加海战,如果不是西班牙王室的软弱及“和平亲王”的花言巧语、逢场作戏,西班牙的舰队也不会遭致如此磨难。在《民族演义》中,详细的说明了以探险家、西班牙海军将军丘鲁卡等将领强力抵制维尔纳夫的出击决定,却没有阻止这场灾难的发生。萨拉戈萨围城战,西班牙军民虽败犹荣,比起一座城池的丢失,西班牙所表现出的壮烈豪迈让全世界为之肃然起敬。

  面对在西班牙已无法控制的局面,拿破仑皇帝1808年秋季亲自到西班牙战场督战,意图一劳永逸。11月4日,迅速行军的法国军队已经到达了马德里的门前,而在这之前必须要翻越一道奇险的隘口,这就是索摩谢拉隘口。

  隘口上有一座1500米高的山地,而在这下面是一块400米远的开阔地,而从北面的平原爬到山顶要差不多爬上三公里。而这条路溪流错综复杂,山路崎岖。西班牙将军唐•本尼托•圣•朱万将军指挥着9000名士兵正严阵以待。他将16门火炮巧妙布置,以充分发挥火力。

  而在法军方面,皇帝带领着45000人向马德里进发。法军进行了一系列的实地探查,面对隘口的防守,皇帝认为用两个团的步兵配合近卫骑兵的冲锋拿下这个隘口怎么也够了。不得不承认,此时皇帝的判断有一定的失误,第一点他低估了指挥官朱万的布阵能力,第二他低估了山顶上的西班牙驻军的意志力,误以为西班牙军队会立即成溃散之势。

  战斗正式打响,拿破仑首先派上了波兰近卫轻骑兵第一、第三中队及法国近卫切沃猎骑兵营的一个排,及一些志愿冲锋的人组成了一支约500人的冲锋部队(许多地方写这次冲锋只有7名军官及80名波兰骑兵所发起的已被证明并非真实)。

  而这次冲锋的代价是惨痛的,全员有超过50%的伤亡率,而第三中队的军官全部伤亡。在冲锋之前,面对山顶上的防御情况,军官们彼此争论了起来,而蒙布伦表现出非常的镇定。皇帝命令蒙布伦指挥骑兵,此战作为指挥者的蒙布伦没有直接参与冲锋。

  第一批向山顶冲锋的骑兵们被山上的火炮彻底的压制了,可他们还是尽全力去摧毁敌军的炮兵,而西班牙炮兵的摧毁力极大,使得这一次冲锋不得不在非常大的损失下以撤退告终。山顶上的守军欢呼雀跃,面对溃败的法军,西班牙人那种声嘶力竭的呐喊是他们对胜利的吟唱。

  而在另一方面,波兰第三中队已经溃不成军,虽然这次冲锋失败且伤亡惨重,但是皇帝仍旧能够对山顶西班牙军队的防御能力给出一定的界定。并且,他们的冲锋毁掉了敌军的不少火炮,这使得后来的进攻更加的顺利。

  就在第三中队的骑兵们撤回的时候,拿破仑派上的两个线列步兵团在敌军的右翼进行佯攻,并吸引对方火力。很快,西班牙军队与这两个团交火,蒙布伦亲自带领波兰近卫轻骑兵第一、二中队及切沃近卫猎骑兵在近卫炮兵火力的掩护下向山顶冲锋。

  山顶上的西班牙人依靠地形掩护在炮兵的打击下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害,他们依旧将注意力放在右翼的两个线列步兵团上,而此时由蒙布伦带领的清一色近卫军骑兵已经黑压压的盖过来了,这种视觉效果对山顶上西班牙官兵的冲击看来是相当有力的,很快他们军心不稳,阵型混乱,开始溃败。法军进行了强有力的追击,索摩谢拉战役法军宣告胜利。此战也成为骑兵冲锋史上灿烂的一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goldsfida.com/houzhuanghuatangqiang/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