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装滑膛枪 >

中国战场上曾昙花一现的后装击针式枪(上)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后装滑膛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后装枪比前装枪在装填弹药等方面存在诸多优势,人们很早就意识到这点并开始尝试制造后装枪,早期后膛枪因枪管尾端密封不严,无法阻止火药气体外溢而导致研发失败。直到19世纪上半叶,普鲁士人N德莱赛发明了德莱塞后膛击针枪(Dreyse Needle Rifle),才真正开启了后装枪替代前装枪的革命。19世纪末至20初是欧美各国武器研发高速发展期,这期间,手枪与步枪的枪机结构实现了分离,机针式、下杆式、枪栓式步枪及连发自动枪械相继问世,枪械性能、威力迅速提高。这些新式武器被迅速应用于列强对外扩张、侵略战争中,有些枪械首次使用是在中国战场。可以说,弹药装填从枪口移至枪尾仅1米左右距离使人类花费了500年时间,而后装枪实现后膛装填弹药由单发射击升至连发射击的过程却只用了区区不到30年。枪械大变革时期正值中国清朝末年,清政府为国内起义,抵抗外来侵略,大量从国外购置先进枪炮,致使这些不同国家、不同种类枪械在中国战场上都能见到。除此之外,清政府还令各地兵工厂加紧仿制,因生产加工用机械多是从国外购买,仿制枪械在样式、结构上几乎与进口枪械无异,基本没有创新可言。

  早在1776年美国独立战争中,英军上尉佛格森就带着他研发的后膛装弹来福枪来到美国当地起义者,这种枪有效射程达200米,射速为每分钟2~3发,日后成为美国第一任总统的乔治华盛顿也差一点命丧其枪口之下。不过,由于当时后装枪性能不稳定、操作复杂等原因,在其推出半个多世纪里并未得到推广,甚至连佛格森上尉本人也死在美军前装枪枪口之下。尽管后装枪发展并不顺利,但人们却始终未放弃对它的研发,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雷汞火帽及纸壳弹相继发明与应用为后装枪进一步发展提供了前提。1835年,普鲁士人德莱塞发明了一种新式后装步枪,它使用纸壳定装枪弹,射手将枪弹推入枪身后膛,扣动扳机,枪机中细长击针刺破纸弹壳,撞击底火,引燃发射药,将弹丸射出。由于枪弹是通过击针刺穿纸壳击发底火的方式发射,所以也称其为击针式发火枪。德莱塞后膛击针枪于1840年开始装备普鲁士军队,其射速为每分5~6发,射程、精度较前装滑膛枪有显著提高,实现了士兵在卧倒、匍匐时装填弹药的可行性。同时,后膛装弹也为线膛步枪普及创造了条件,“膛线”英文为“rifle”,音译为“来复”,线膛枪也叫“来复枪”。虽然16世纪初线膛来复枪已出现,但因前装线膛枪装弹速度太慢,因此一直没有广泛使用,后装枪与带壳枪弹出现后,多数步枪枪管内都设置了膛线。普鲁士人对这一新式枪械的发明秘而不宣,直到1849年才为世人所知,1866年普奥战争中,使用德莱塞后装枪的普鲁士军队大胜仍装备前装枪的奥地利军队。战后统计,战争使1万普军伤亡,而奥军伤亡率却达4.5万人,这种巨大反差与双方武器的差距不无关系,后装枪由此名声大振,至使欧洲各国进入竞相研发后装枪的热潮,各种类型的后装枪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出来。

  从前装枪转变成后装枪是一大进步,但早期后装枪性能并不稳定,后膛密闭效果也不理想,故障较多,因此欧洲各国军队中多数官兵都不愿意使用这种后装枪。有关资料表明,早在第二次鸦片战争前,英、法两国国就已研制成功性能相对可靠的后装枪并配发军队,但在中国战场上,有关英法联军使用后膛枪的记载并不多,多数英法士兵仍在使用前装火帽线膛枪,直到后装枪在普奥战争中大展神威后,欧洲各国在开始重视后装枪生产和制造,法、俄、奥地利等国均争先恐后地淘汰了落后的前装枪。英美等国在注重新式枪械研发同时,还将现存数百万支前装枪改造为后装枪,如19世纪中期出现的英国恩菲尔德施耐德(EnfieldSnider)M1853改进型步枪及美国斯普林菲尔德(Springfield)M1863改进型步枪就是由前装枪稍加改造而成的后装步枪,改进后的施耐德恩菲尔德步枪一直是英军主力武器,直到19世纪80年代仍有部分英军二线部队在使用。由于当时中国大部分清军部队仍装备使用大量老旧鸟枪,能将其改制为前装火帽枪已经是勉为其难了,将其进一步改进成后装枪将是不可能实现的事,而部分主力清军,如湘军、淮军等装配的前装洋枪又因数量少,无改制必要,加之此类枪存在时间很短就被更先进枪械所取代,因此,改进型后装枪在中国存世数量不多,存世遗留品多半是清政府在洋务运动之初,为弥补本国武器生产不足而从国外购进的少量过渡性武器之一。

本文链接:http://goldsfida.com/houzhuanghuatangqiang/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