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装滑膛枪 >

划时代的发明后装击针枪曲折的诞生史

归档日期:06-26       文本归类:后装滑膛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866 年,为争夺德意志领导权,普鲁士王国和奥地利帝国之间爆发了一场大战。战前,欧洲国家大多看好奥地利,然而最终奥地利惨败。回顾普奥两军的战前计划、两军在6 月24 日至7 月2 日的机动、决战当天各处的战况,会发现普军获胜实乃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当然,铁路、后装击针枪、后装线膛炮,也对这场战争中的步兵、炮兵、骑兵产生了很大影响,进而影响了战争结局。

  后装击针枪的故事从普奥战争爆发、两军在波希米亚发生流血冲突伊始,普鲁士的后装击针线膛枪就在战场上大显神威。无论是在汉德瓦萨(Huhnerwasser),还是在波迪尔(Podol)战场上,都有无数排成密集纵队的奥军士兵被这种新式步枪的猛烈火力成片成片地撂倒。奥军官兵这才意识到战场上的轻兵器已经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大变革,摆在他们眼前的是一场有别于以往任何一场战争的全新战争。在普军将领的有力领导下,这种恐怖的新式步枪彻底封死了奥地利与其盟友(他们的军队还在使用前装步枪)的一切获胜可能性,最终只用了短短七周就让普军赢得了战争胜利。这场战争中的击针步枪堪比50 年后一战西线战场上的机枪,两者均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就像机枪早在一战爆发之前就已出现一样,后装针击步枪在普奥战争中也算不上什么首次亮相的秘密武器,因为早在将近30 年前普鲁士就已经开始研制与列装这种步枪了。

  击针枪的发明者约翰·尼古劳斯·德莱赛(Johann Nikolaus Dreyse)于1787年11 月20 日出生在图林根的瑟莫达(Sommerda)。1814 年,他的父亲不幸去世之后他便在自己的故乡钻研起更为可靠的击发装置。他在最初还沿袭着保利的研究思路,打算用改进弹头的方式来提升火器的可靠性,但很快研究便陷入了瓶颈,迫使他另辟蹊径。在不断摸索的过程当中,他于偶然间发明了一种全新的击发装置——利用长撞针来撞击底火,进而引燃发射药。这便是击针枪的基本机械原理。1824年,德莱赛便开办了一家枪械公司,专门生产各种火帽枪,发现了新的机械原理的他立马动用自己公司的设备与资金进行了实验。他临时改装了一把自己公司生产的火帽枪,在它的雷汞击发装置旁边连接了一根击针,只要他一勾扳机,这根长撞针便会从枪机弹出,撞击底火,引燃发射药,最终将子弹发射出去。

  连续几次试验都可以称得上比较成功,但问题也来了——德莱赛的资金快见底了,若没了资金的支持,这件武器的研发将无法取得决定性进展。他最初几次寻找稳定资助者的尝试都没有取得成功,奥地利与普鲁士的战争部全都驳斥了他的请求。为了养活这一项目,德莱赛的公司不得不(面向民间业务)转型生产狩猎步枪,而在这款狩猎步枪上,他采用了一种改进型的点火装置。这一创制很快便引起了普鲁士军方的注意,一位名叫普里姆(Priem)的上尉对这个项目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1830 年,普里姆上尉带着德莱赛重返普鲁士战争部,这位崭露头角的枪械公司老板被赋予了一项任务——将数把(拿破仑时代的)老旧燧发枪的枪机换装成他发明的击针枪机。这些临时改造出来的步枪射击效果不能令人满意,这令军方一度产生了不予采用这个项目的想法。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普里姆又成功地说服了威廉亲王(后来的普王威廉一世)与王储(后来的普王腓特烈·威廉四世),让他们试用了一把德莱赛的猎枪,两位贵人对手上的新物件极为满意,他们的态度直接挽救了这个差一点便胎死腹中的项目。得到了赞助的德莱赛成功地改进了枪机的闭锁系统,并赢得了一份为普鲁士陆军生产1100 杆后装滑膛枪的合同。

  1835 年,普鲁士第4 及第11 步兵团的燧发枪兵营有幸成了这种步枪的第一批使用者。然而,第一批后装枪的效果并不理想,士兵们在拿到手后很快便拒绝使用——因为它们操作起来实在是太过危险了!整个项目在实用化的第一步遭遇了彻彻底底的失败。所有人,包括德莱赛自己,都一致承认这种后装滑膛击针枪很难有任何作为。

  然而德莱赛并不会因为这一点点挫折就止步不前。他及时地总结了缺点与问题,开始进行更深层次的改进与研究。就在同一年(1835 年),他终于找到了解决办法——旋转后拉枪机。这种后拉枪栓的构造与门闩颇有几分相似,击发底火用的撞针不再外露,而是被放进了枪栓里面。只要使用者一扣动扳机,枪栓内的弹簧就会被释放并驱使撞针向前撞击子弹底火,引燃弹壳里的推进药。弹头被火药剧烈燃烧产生的高压膨胀气体推进,与弹壳分离并顺着枪膛向前飞,这便是击针枪的一次射击。它同时也是世界历史上第一款制式栓动步枪。虽然这款武器在诞生伊始存在着诸如精准度较差、容易过热、频繁漏气、枪栓容易卡壳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它的优越性也是显而易见的,任何一个在试验场上见过它射击的人都不得不承认它的强悍——这种步枪的射击速度实在是太迅猛了,简直就是其他步枪(即当时欧洲主流的前装步枪)的 2 倍,不管这些步枪是滑膛的,还是线膛的,全都不是德莱赛步枪的对手! 1838 年,德莱赛完成了新一轮的改进方案,并亲自在试验场上为普鲁士军方展示了新步枪的性能。他在靶场上连续射击了100 发子弹,枪机与枪管在整个试射过程中没出现任何大故障,迅猛的射速更是彻底震惊了技术审核委员会。

  然而由于1835年试验的失败,军方还是对德莱赛的步枪的可靠性抱有怀疑。在这一关键时刻,德莱赛的好友普里姆(他已经在1837 年晋升为少校了)又一次挺身而出,成功地游说了普鲁士王室的众位王子与亲王。少校对这种新兵器产生了非同寻常的狂热,他向王储夸下海口,称只要有6 万名训练有素的士兵能装备上这种步枪,便可保普鲁士国境永远太平。王室成员在实际操作过这种步枪之后,也对其性能极为满意,新旧步枪之争彻底落下帷幕。最终,在1840 年12 月4 日这一天,刻苦钻研了十余年的德莱赛终于收获了回报——腓特烈·威廉正式下达了授权书,命令军方采购了6 万支击针步枪。不过这些步枪在生产完成后并没有立刻配发给部队,而是被存进了军械库当中以备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时使用。尽管击针枪在当时被普鲁士军方当成一种秘密武器来对待,但它的存在早已被公众所熟知。尽管它具备着相当明显的优势,却并没有成功地被世人视作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的军事枪械。

  德莱赛击针枪的枪机与子弹。它属于标准的栓动步枪,这种枪机结构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被世界各国步枪所采用,成了第一次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各国军队最主流的轻兵器

  同时代的欧洲主流发明者及枪械制造商走了一条与德莱赛的后装枪截然相反的设计思路。他们的普遍做法是不停地改进现有的前装线膛枪,希望能以牺牲一定程度的精准度来提升步枪的射击速率。一个名叫图弗南(Louis-Etienne de Thouvenin)的法军上校在这一领域取得了成功,他发明了一种结构极为独特的前装步枪。这种步枪在北非战场上的法军手里依旧表现良好,被证实是一种颇为可靠与有效的武器。

  图弗南的设计取得了显著的成功,欧洲各国军队纷纷采用了这种前装步枪。普鲁士的猎兵部队就将他们的M1835 式猎兵步枪的原有枪机换成了阀杆枪机。这令击针枪的忠实拥趸们愤愤不平,到了1847年,关于两种武器的性能优劣之争越发激烈。军方于是命令近卫预备团的士兵们分别使用这两种步枪进行实弹射击,进而比较两者的具体性能。经过多轮试射与评比之后,击针枪还是成了试验场上的胜利者,保住了自己的地位。此次试验之后,普鲁士军中仍时不时地出现前后装优劣之争与反对的声音,但等到德莱赛步枪在实战当中首度亮相之后,一切的质疑都被它的强悍实战表现彻底消除了。

  1848 年大革命爆发1 个月后,普鲁士国王下令为奉命起义的近卫团及常备团的所有燧发枪兵营统一配发击针步枪,而他们换装击针枪这一任务要一直到1849 年年末才彻底完成。(当时的普鲁士)除了接受使用这种武器的训练之外,并没有考虑到像这样的速射后装武器对战场产生的战术影响。尽管如此,士兵们很快便在敌人的火力压力下迅速掌握了这种武器的操作技术。随着分散在德意志各地的普鲁士军队陆续了当地的叛乱,这种新式武器的强大优势也开始变得显而易见。在1849 年5 月萨克森王国德累斯顿市起义的4 天战斗当中,隶属于普军“亚历山大皇帝”近卫掷弹兵团(Garde GrenadierRegiment Kaiser Alexander)以及第24 步兵团的燧发枪兵们,凭借着击针枪的速射火力成功地压制住了起义民众当中的神射手(marksman),为友军争取到了包抄夹击起义军侧翼的宝贵机会。一年之前,持(护宪起义者)就曾在突袭柏林军械库后缴获了一定数量的击针枪,以至于普军在后来的街头交火中也有少数几起被起义者的击针枪攻击的战例。而在同时期的1849 年第一次石勒苏益格战争期间,击针枪也同样发挥出了显著的效果,在远征巴登期间,威廉亲王麾下的部队就用的击针枪。他在写给柏林的战报中说:“在防御敌方进攻的场合里,这种步枪的火力效果尤为突出”。当然了,即使有了上述这些铁一般的事实与表现做支撑,普军高层还是有一些人对这种步枪提出了批评,K. W. 冯·维利森(Willisen)将军便是其中之一。他认为给全军上下所有士兵配发这种步枪的成本实在是过于高昂,因此普军应当立即停止向全军配发击针步枪。

本文链接:http://goldsfida.com/houzhuanghuatangqiang/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