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装滑膛枪 >

第195章定装纸壳子弹(第五更为盟主枫林晚箫加更45)

归档日期:07-06       文本归类:后装滑膛枪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黑火药,配方主要有硝石、硫磺、木炭,经过合理配比,人工搅拌均匀、炼制而成。 而黑火药的威力大小,与三种物质的配比息息相关。 火药是中华民族的四大发明之一,黑火药更是汉人对这个世界的一大贡献,自晚唐发明,到宋代成熟经过几百年的实验和实践,黑火药配比已经成为定制。 但此时的火药配比并不是所谓的一硝二硫三木炭,而是硝石占比百分之八十、硫磺和木炭各百分之十。 事实上经后世多方实验,现代黑火药的最佳配比是硝石百分之七十五、硫磺百分之十、木炭百分之十五。 “大人,在下对火药有些研究,咱们军械所里有专门的火药生产工坊,在下可以带大人去看看!” 宋应星很谦虚,毕竟火药的配方早已固化,略微有些军事研究的匠人大都明白。 火药工坊建造在整个军械所的西南角,墙外便是一大片荒地。 火药的制作虽然已经被严格步骤,但为了安全考虑,还是远离了东南方的民壮聚居区。 火药工坊空间不大,只有十几个匠人带着类似口罩的东西在忙活,屋子里充斥着硝石难闻的味道。 匠人们见二档头和大档头联袂至此,一时有些局促。 “不用紧张,你们忙你们的,本官就是来看看!” 见几个正在配置火药的匠人一慌神儿,竟然把一斗子黑乎乎的东西撒了一地,把刘鸿渐吓了一跳。 这特么可是黑火药,你小子能不能用点心,本官可不想交代在这儿。 刘鸿渐走到用于混合三种物质的炉子旁,见匠人以秤杆分别取三种物质称重,便拦住了他。 “给本官称硫磺一两,木炭一两五钱,硝石七两五钱,混合。”刘鸿渐对称重的匠人说道。 匠人自然不敢怠慢,马上重新开始称重,等了大约半刻钟,刘鸿渐想要的黑火药已经配置好。 刘鸿渐取过两个大瓷碗,从原有的黑火药中取出约有一两的样子,又从新配置的黑火药中取出同样的分量。 宋应星不知道刘鸿渐为何私自更改黑火药比例,毕竟火药的配方比例早已成定制,如果有更合适的配比,先人早就提出了。 二人走到火药工坊外的空地,把两个碗分别放在一条石凳之上。 刘鸿渐第一次玩古代的黑火药,略微有点紧张,他右手拿着个打火机,害怕被烧到,又找来一个长长的木棍。 用打火机把木棍点着,右手慢慢的戳向原有配比的黑火药。 只听轰的一声,装黑火药的瓷碗爆发出一阵强光,同时一股浓烈的烟尘充斥四周,瓷碗碗底被熏得黑乎乎的。 刘鸿渐摇了摇头,接着又把木棍戳向刚配置出来的黑火药。 又是轰的一声,新配比的黑火药生出比刚才更大的火光,烟雾之中甚至还传来砰的一声。 “哎呀!我次奥”刘鸿渐捂着手臂大叫一声,把一旁的宋应星吓了一跳。 原来新配置的黑火药威力过大,直接把大瓷碗给轰的碎裂,一片瓷片更是直接划伤了刘鸿渐的左手臂。 “大人,你没事吧!”宋应星顾不得感叹新式黑火药威力的强大,赶紧走到刘鸿渐身边。

  好在只是皮外伤,手臂微微有些渗血,刘鸿渐从戒指中取出云南白药,撒上去一些,又让宋大爷帮忙缠上一点纱布。 “大人随身竟还带着治伤的物品!”宋应星边帮刘鸿渐处理伤口,边称奇道。 “本官还兼着神医的名头,习惯,习惯!”刘鸿渐打了个哈哈,总不能说自己有个储物空间吧! “大人从哪里得来的这个配比方式,在下观这新配方比那原有的火药威力足足大了一倍有余,你看这瓷碗,竟已被轰成碎片。 这要是装进枪膛或者炮膛,定能使射程增加不少,这简直是奇迹,看来在下还是过于无知了!”宋应星由衷的感叹。 科研之路哪有什么极致和绝对,这是一条永无止境的路,要做的就是不断打破自己原有的论断,并使之更加接近终点。 “哈,此也是前日没事本官自己在家琢磨的,小事小事,不足挂齿!”刘鸿渐谦虚的不行。 总不能说自己有外挂吧? 刘鸿渐越是谦虚,宋应星就越是觉得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深不可测。 这还是小事?这新式火药如果早被造出来,不说其他,火炮的射程起码要增加一倍。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两军交战,当对方的火炮还没进入射程之内,我方的火炮就可以掀翻对方的防御! “宋老,此番本官前来除了这新配方外,还有一个任务交给你。”刚还没觉得怎样,这一上药刘鸿渐觉得手臂上火辣辣的疼。 “大人有何事?在下定竭力为大人办好。”二人返回军械所中间的堂屋。 “你看看这玩意儿咱工坊能造的出来不?”刘鸿渐咧着嘴从腰间取出一张图纸。 上面赫然写着‘纸壳子弹’图解。 “纸壳子弹?”图解说明虽然是简体字,但除却一些生僻字,明末时的文字已与后世差别不大。 宋应星仔细的阅读着说明,时而皱眉,时而又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大人,依在下的理解,这是用把弹丸和火药做成了固定的装置,以一纸筒装之,嗯,这倒是个新奇的用法,想来可以提高士兵的装弹速度!” 现在宋应星已经不再问为啥了,因为面前年轻人给他的惊讶已经让他麻木了。 他猜测侯爷要么是受了高人指点,要么就是天生神人。 否则没人能解释,为啥同样是人,侯爷怎的如此优秀? 事实上刘鸿渐给宋大爷的定装纸壳装置乃是最终版,欧洲人刚投入使用时,只是用纸筒恒定了火药,弹丸还要手动压入枪膛。 这种方式足足用了几十年,到了后来不知道谁突发奇想把弹丸也装了进去。 科研上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当你把东西做出来的时候,感觉也不过如此。 可为什么当时就想不出来? PS:请大家支持正版啊,熬了一整天,不希求大家打赏支持,每个章节才几分钱,作者就指望这这点钱糊口,毕竟如果大家都读盗版,作者没了收入,就没有了创作动力。 PS:请身边有电脑的书友有空早PC端给本书评个分,另外欢迎来本书的书友**流、畅谈,号码:710375704,等你哦。

本文链接:http://goldsfida.com/houzhuanghuatangqiang/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