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战 >

抗日敌后战场的作用

归档日期:07-27       文本归类:后战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一、在战略上有力的配合了正面战场的作战,对维持中国持久抗战的局面创造了有利条件。

  三、为中国革命保存和扩大了力量,为抗战的胜利奠定了基础。给后来的新中国建设积累了正治、经济经验。

  在抗日战争的十四年间,中国领导的人民武装力量开辟、坚持和发展了敌后战场。在局部抗战阶段的六年间,东北敌后战场是抗日战争的主要战场。在全国抗战阶段八年间的大部分时间里,整个敌后战场是抗日战争的主要战场。

  敌后战场对于实现全民族抗战、配合正面战场、坚持抗战和夺取抗日战争最后胜利,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从战略地位看,抗战初期正面战场是主战场,从抗战中期到抗战后期,主战场发生了转化,正面战场抗击日本侵略的作用有所下降敌后战场逐渐形成并开始独当一面。最终成为抗日的主战场。这种转化不是偶然的,而是有其主客观的基本条件和深刻的原因。

  两个战场的形成和地位的变化,对抗日战争进程和结局,乃至对战后中国政局、中国前途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抗战爆发后,中国根据中日双方力量对比,提出了中国抗战必须采取正规战与游击战两种作战方式,应该在敌人后方开展广泛的游击战争,开辟敌后战场的战略主张。

  战争之初,敌强我弱敌人来势凶猛但是敌小我大,日本国士面积小,人员少,资源不足.因此战争必然是场持久战。随着日军古领区的扩大,战线延长,日军兵力不足与兵力分散的矛盾会凸显出来,日军只能占领城市和交通线在其古领区内特别是广大的农村必然留有很大的空虚为大规模抗日游击战争的发动。

  因此在国防会议召开前,就致电指示参加会议的中共代表周恩来、朱德、等人向会议提出正规战与游击战相配合”,以游击战攻敌侧方或“威胁敌后方”的意见。9月,中共领导人与阎锡山就八路军进人山西后的活动范围达成致意见,即八路军进人山西后以太行山脉和太行山北端为根据地进行独立自主的游击运动战。

  国共两党这一有关两军在抗战中的分工与部署,是中国抗日战争总体战略部署的重要内容。曾经指出:“就目前和一般的条件说来,担任正面的正规战,担任敌后的游击战,是必须的,恰当的。”国共两党对不同作战战场和作战方式的选择,这是形成两个战场的主要原因。

  1980年毕业于西安理工大学自控专业。电子通讯行业34年从业经验。现任美特公司工会干部。一、中国领导人民军队开辟的敌后战场,与正面战场相配合对日军形成战略夹击的战略格局,是一个伟大的创造。

  中国抗日战争开始后不久,就形成了既相互依存又相互独立的两个战场:一个是由军队所担负的正面战场,一个是领导的人民军队所担负的敌后战场。这是中国抗日战争的显著特点。

  1937年在全国抗战开始时,曾经打过10年内战的宿敌军,控制着大部人力、物力、财力和地区,有200多万正规军;而我军数量少、装备差,抗战开始时,仅4万多人,

  从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到1938年10月武汉失守这一时期的战略防御阶段,正面战场是中国抗战的主战场。日军进攻的重点是军队,正面战场抗击着侵华日军的大部,先后进行了淞沪、忻口、徐州和武汉四次大规模战略性会战,歼灭日军25万余人,对于粉碎日本帝国主义企图在三个月内灭亡中国的侵略计划,迫使日军由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起了决定性作用。同时,它也客观上为八路军、新四军挺进敌后,创建抗日根据地创造了前提条件。

  然而,由于蒋介石执行“持久消耗,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方针,在战役上采取“多筑工事,层层布防,处处据守”的线式单纯防御,否定运动战和游击战,作战呆板,致使军的200多万军队在15个月内遭受104万余人的重大伤亡,出现了正面战场的大溃败,并丢失了华北、华中大片国土和华南要地,计13个省的大中小城市340余座、100多万平方公里,使侵华日军迅速占领了大半个中国。

  与此相反,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抗日游击队在正面战场溃败之时,却迅速挺进华北、华中和华南敌后,变日军的后方为前线,广泛开展游击战争,创建敌后抗日根据地。1937年9月25日,八路军第115师主力首战平型关告捷,一举歼灭日军精锐第5师团第21旅团1000余人,取得全国抗战以来第一个大胜利,沉重打击了日军的猖狂气焰,振奋了全国军民抗战的斗志和信心。接着,八路军第120师、第129师在同蒲路北段和正太路上先后展开交通破袭战,切断了敌人的交通线,攻取雁门关,袭击日军阳明堡机场,烧毁敌机24架,给敌较大打击,有力地援助了军在忻口的防守战役,并掩护了他们的退却。

  1937年11月8日太原失守后,军大部溃退到黄河以南以西地区。自此,在华北以军为主体的正规战即告结束,以为主体的游击战争上升到主要地位。八路军三大主力在晋察冀边地区、晋西南地区、晋西北地区、晋冀豫边地区,分别依托五台山、吕梁山、管涔山、太行山创建了敌后抗日根据地。与此同时,我党在冀中、冀南、冀东、冀鲁豫边和山东等平原地区,先后领导了人民抗日武装起义,建立了抗日武装。从1938年4月起,八路军各部又逐渐将抗日游击战争由山区推向冀鲁豫平原和察绥广大地区,开辟了广阔的华北敌后解放区战场。

  在华中,新四军各部于1938年4月由皖南和鄂豫皖边挺进华中敌后、大江南北,先后在苏南、皖中、豫皖苏边等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创建抗日根据地。自1937年9月平型关初战到1938年10月武汉失守,八路军、新四军在敌后战场对日军作战1600多次,毙伤日军6万余人。1938年敌后战场抗击日军兵力40万人,占全部侵华日军的58.8%,抗击伪军7.8万人,占100%。先后建立了晋察冀、晋西北、晋冀豫、冀鲁豫、苏南、淮南、豫皖苏边等大小24块抗日根据地,与正面战场在战略上对日军形成夹击之势,从而使日军占领的地区只限于城市和主要交通线上,兵力愈加分散,迫使日军停止了战略进攻。

  同时,八路军、新四军也迅速发展壮大,从出师抗日前线倍。敌后抗日根据地的迅速建立和扩大,构成了对日军的致命威胁,加快了中国抗日战争战略相持阶段的提前到来。这是日寇在占领武汉后被迫停止对正面战场的战略进攻,转入战略相持阶段。

  二、敌后战场在战略相持阶段——1941年后上升为中国抗战的主战场,成为中国抗日的重心和台柱子。

  1938年10月后,日本帝国主义开始由重视转变为重视,对采取以政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的政策,企图分化瓦解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军事上,日军停止对正面战场的战略进攻,逐渐转移其主要兵力进攻敌后战场。也由抗日之初的比较努力抗战转为比较消极抗日,由与中国合作抗日转变为积极。

  从百团大战后的1941年起,不管是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战场,中国抗日战争进入了完全的相持阶段,敌后战场上升为主战场了。1939年12月-1943年,先后发动三次大规模高潮,尤以“皖南事变”为甚,中国抗战出现严重分裂、倒退的危险倾向。侵华日军也转移其主要兵力来“扫荡”敌后抗日根据地,巩固其占领区。从此,中国抗日战争的重担几乎完全落在领导的敌后解放区战场上了。

  此外,由于日本急欲尽快结束对华战争,对蒋介石采取一打一拉的策略,以促成蒋介石、汪精卫合流,达到“以华治华”的图谋,因而在蒋介石积极,消极抗日的影响下,内的“曲线救国”投降理论甚嚣尘上,导致军先后有78万人投敌,其中将级军官67名,充当伪军,配合日军进攻八路军、新四军。在这样长的时间内,侵华日军的主力主要是对着解放区作战的。

  战略相持阶段到来至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作战重心逐渐由中国战场转移到南太平洋战场,对中国战场采取巩固其占领区的方针,对敌后各抗日根据地实行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及特务活动等的所谓“总力战”’,采取连续“扫荡”、“蚕食”、“清乡”、“治安强化”以及“囚笼政策”、“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企图彻底毁灭敌后抗日根据地。1939年日军对敌后解放区作战使用的兵力达54万人,占其侵华(不含东北)总兵力的62%,伪军14.5万人,达100%。1940年日军对敌后解放区作战使用的兵力47万人,占全部侵华日军的58%。

  敌后解放区军民与日军进行了艰苦的反“扫荡”作战,先后取得香城固、齐会、陆房、梁山等作战的胜利。1939年冬,晋察冀边区军民粉碎日军2万余人大“扫荡”,取得歼敌4000余人,击毙日军“名将之花”第2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的胜利。1940年8月至12月,八路军发动“百团大战”,破坏铁路470公里、公路1500公里,毙伤俘日伪军4万余人,给日军予沉重打击。

  新四军先后创建了苏南、苏北、皖东等抗日根据地,打开了华中抗战局面。华南抗日武装在广东建立了东江、琼崖、粤中、雷州半岛、潮汕等抗日根据地。自武汉失守至1940年底,敌后解放区军民共毙伤俘日伪军近40万人,在华北、华中和华南敌后建立与扩大了拥有l亿人口的较大抗日根据地,主力军发展到50余万人。

  1941年至1942年,日军更加强调集中力量打击,使用其侵华兵力70%左右约40余万人(不含东北),对敌后各抗日根据地实施“扫荡”、“清乡”,企图消灭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抗日武装。两年间,日军对敌后解放区进行了数千人兵力的“扫荡”共1322次,1万人至7万人兵力的“扫荡”27次,且“扫荡”持续时间逐渐延长。日军铁蹄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民房村舍尽成灰烬,男女老幼惨遭杀害,敌后抗日根据地遭受严重摧残。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抗日武装采取“敌进我进”,主力兵团地方化、地方武装群众化的作战方针和精兵简政、发展生产、减租减息等十大政策,对日军实行反“扫荡”、反“清乡”、反“蚕食”的斗争,与日伪军作战4万余次,毙伤日伪军27万余人,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并粉碎了顽固派发动的第二次高潮。虽然敌后解放区人口减少二分之一,由1亿减到5000万以下,军队由50多万人缩小到30多万人,根据地缩小了六分之一,但终于坚持了敌后抗日根据地,消耗和钳制了日军大量兵力,支援了太平洋战场上美英军队的对日作战。到1943年冬美英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对日军转入战略反攻时,敌后解放区战场还抗击占侵华日军的58%,约35万人,伪军的90%,约73.5万人。

  特别是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转入战略反攻的1944年,军在日军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一号作战)中,全线大溃败,又丢失了豫、湘、桂等省大部和洛阳、长沙、桂林等146个大小城市。而华中、华北、华南敌后战场解放区军民则已普遍向日伪军展开局部反攻,歼灭敌人,收复失地,不断把日伪军进一步压缩到大中城市和交通要道附近。

  三、敌后解放区战场是中国抗日战争大反攻的战略出发地和争取抗战最后胜利的战略基地。

  从1943年秋起,敌后解放区战场转入恢复再发展,并向日军占领的城镇和交通线展开在时间上先后不一,地域上此起彼伏,规模上由局部攻势向全面反攻过渡,作战形式融运动战、阵地战和游击战于一体,这一犬牙交错独具中国特色的对日反攻作战,迫使侵华日军无法再从中国战场抽调兵力往太平洋战场上,从而在战略上支援了盟军在太平洋战场的战略反攻。

  1945年,敌后解放区战场不断扩大对日军攻势作战的规模,经过春季、夏季对日攻势作战,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抗日武装共收复县城70余座,歼灭日伪军40余万人,基本上扫清了敌后根据地内的日伪军据点,把日伪军压缩到大中城市和主要交通线%的兵力,仍为敌后解放区战场所抗击,而正面战场所担负的不过是日军31%和伪军5%的兵力而已。这正如日本历史学家们所指出的:“八路军、新四军等中共部队以及它所领导的民兵游击队,已经代替军而成长为抗战的主力了。事实上,这一时期的军几乎退出了抗日阵线而主要从事,同时还相继出现了投降者。因此,日军的作战完全以消灭解放区和‘扫荡’军为目标了”。

  由于敌后解放区军民积极对日作战,至1945年春夏,抗日根据地发展到19块,人口有9550余万人,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抗日武装发展到91万余人,民兵发展到220余万人,为最后战胜日本法西斯创造了良好的战略环境。杜鲁门在回忆录中曾写道:“中国抗战后期,蒋介石的权力仅限于西南一隅,……长江以北连‘中央政府’(即指政府)的影子也没有。假如我们让日本人立即放下他们的武器,那么,整个中国就会被夺过去”。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并同时进军我国东北。9日,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号召中国人民的一切抗日力量举行全国规模的反攻,配合苏军和其他盟军作战,彻底打败日本侵略者。10日,朱德总司令连续发出七道命令,令敌后解放区各部队向本区一切敌占交通要道、城镇展开进攻。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抗日武装随即向华北、华中和华南日军占领的主要交通线及城镇据点展开猛烈攻击,发起了强大的全面反攻。由于日伪军在蒋介石的命令下拒不向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缴械投降,致使敌后解放区军民的大反攻作战,一直持续到1945年底。据不完全统计,自8月9日至12月底,我军共歼敌35万余人,攻克县城以上城市250余座,缴获长短枪24万余支,轻重机枪5000余挺,各种炮1300余门,收复国土31.5万平方公里,解放人口1800余万,取得了战略大反攻的重大胜利。

  在全面抗战的8年中,中国领导的人民军队和敌后解放区人民对日伪军作战共125,165次,毙伤俘日伪军1,714,117人(其中歼日军527,422人),缴获长短枪682,831枝,轻重机枪1.1万多挺、各种火炮1852门,收复国土104.8万平方公里,解放人口1.255亿。敌后解放区军民也付出了重大牺牲,据不完全统计,解放区平民伤亡890余万人,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抗日游击队共伤亡584,267人,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事实雄辩地证明,领导的敌后战场从相持阶段1941年后是中国抗日战争的主战场,八路军、新四军、华南抗日游击队和东北抗日联军是最终战胜日本侵略军的生力军。

  与此同时,我军在八年抗战中也获得了巨大发展,正规军由出师抗日时的4.6万多人发展到抗战胜利时的1,318,294人,民兵达2,687,698人,这为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和新中国的诞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敌后战场的抗战,是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观,她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完美体现,写下了中华民族在抗战中最壮烈不朽的史诗。

  展开全部一、中国领导的人民军队开辟的敌后战场。与正面战场相配合对日军形成战略夹击的战略格局,是一个伟大的创造。

本文链接:http://goldsfida.com/houzhan/246.html